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德尔将军

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日志

 
 

【转载】搜狐博客推荐:这是一个善于窝里斗的劣等民族!  

2013-06-17 08:48:58|  分类: 人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题:“东方智慧”的精髓就是欺诈

文\李钟琴


《环球时报》2013年 6月13日发表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喻中的一篇奇文:《有必要再认识东方智慧》。

文章第一段开宗明义:“着眼于历史,一个总体性的格局是:东方启示西方。人类最高智慧总是源出于东方(包括‘近东’与‘远东’),然后再向西方扩散。”


喻中特意说明东方包括“近东”与“远东”,殊不知“近东”与“远东”正是欧洲人以西方为中心的说法。中、日、朝、韩等东亚国家因离欧洲较远,所以被称作“远东”。看来,在喻中的潜意识里,其实还是以欧洲为中心。


一个让喻中院长无法自圆其说的问题是,如果“人类最高智慧”源出于东方,那么经过两三千年的发展,东方一定是人类社会最发达、最文明、最进步的地方。

而现实却正好相反,什么原因?


喻中大概认为儒家文化是“东方智慧”的代表,他说:“即使是在‘远东’,中国的儒家文化对西方的启示也曾经得到普遍承认。”

但他却没有在文章中以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台湾、香港)来证明“东方智慧”在亚洲开花结果,大概他也明白,这些国家和地区迅速发展起来,与儒家文化没有关系。因为日本19世纪中叶开始迅速跻身世界强国之林,恰恰是其“脱亚入欧”、全面摒弃“东方智慧”的结果;

香港在1997年之前一直由英国按照“西方那一套”管理,自不待言;

韩国在二战后一直受到美国的影响,其经济发展的历程与其民主体制的逐步完善相生相随;

台湾蒋氏父子也深受美国的影响,与韩国一样,也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政治体制也顺理成章地由威权体制演变为民主宪政体制;

新加坡是议会共和制,也是经过威权体制演变为民主宪政体制。

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和地区之所以在亚洲脱颖而出,并非“东方智慧”的功劳。

相反,正是他们在近、现代吸取了“西方智慧”的结果。


“东方智慧”的精髓是什么呢?

喻中在文章中语焉不详。在我看来,“东方智慧”(我只说“远东”)的精髓,一语一蔽之:欺诈!


中国人的主流文化是儒学文化,正是在儒学文化的帮助下,中国建立并完善了长达两千多年的帝制,直到近代欧风东渐,中国人也没有从儒学文化这一“东方智慧”中找到民主宪政的任何一星一点的萌芽,没有发现任何“先进性”。


儒学文化的“劝善”是从孝文化入手的,所谓“百善孝为先”。

而孝文化的背后,是掌握话语权的成人对孩子的不近情理的苛求,源于近乎变态的自私和贪婪。


因为真正的、无私的爱,不会要求孩子顺从自己,不会要求孩子为自己做这做那。

凡是强求别人尊敬自己、强求别人爱戴自己、强求别人顺从自己、强求别人赡养自己的人,无不是自私和贪婪之徒。

这样的文化教化出来的人民,不是伪君子就是奴才。

孝文化貌似劝善,其实质就是欺骗。


“养儿防老”遮掩的,是没有建立起社会保障体系,说明“东方智慧”之下,社会治理一塌糊涂。


中国人最崇拜的智慧,是“三十六计”,而“三十六计”的核心,就是欺诈。

乔良少将在央视“百家讲坛”以讲“三十六计”而成名,最近曾到淄博“稷下大讲堂”讲了一次,据说因为可以具体应用到工作生活中而大受听众欢迎。


书店里长销不衰的“智谋”、“权术”类书籍,无不赤裸裸地诠释着“欺诈”二字。

赵本山、范伟的小品《卖拐》、《卖车》等等,演绎的就是欺诈,观众们看得津津有味,闲聊时津津乐道,大家不认为小品演示的是愚蠢和丑陋,反而认为是幽默和智慧。


中国人最崇拜的人物,是权术大师。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类的“大帝”,到张良陈平诸葛亮曾国藩之类的名臣,他们无不善于玩弄权谋。谁把权谋玩得出神入化登峰造极,谁就是万众钦仰的“伟人”。


“东方智慧”应用在经济方面,也是以欺诈为中心。

西方商人之间的竞争,主要着力于产品的质量、新产品的开发、售后服务、营销策略的改进,等等。

而中国人的商战,要么致力于弄虚作假,偷工减料,用欺诈手段追逐利益最大化;要么使绊子、下套子,无所不用其极。端午放假,我在家看了两集《闯关东前传》,电视剧演绎的商战故事,正是通过使绊子、下套子斗垮对方,颇似黑帮之间的黑吃黑。

观后,不得不令人得出一个结论:这真是一个善于窝里斗的劣等民族!


其实人种并无优劣之分,分出优劣的是文化。劣等文化熏陶下的民族,一定是劣等民族。

更不幸的是,劣等文化又选择了一种劣等制度,使中国人成为“双劣”人群。这也难怪,面临多种选择,劣等文化一定会作最坏的选择,否则就不是劣等文化了。


马主义在欧洲已经是被抛弃的东西,已经被东欧诸国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是邪恶的东西,但某些东方人凭着“东方智慧”,反而视若珍宝,仍奉之为“指导思想”。

其实他们也未必相信,只是在欺骗老百姓相信而已。


对此,喻中当然不敢在文中提及,他大概也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死穴:

既然“人类最高智慧”源出于东方,为什么反而把一个西方人的思想奉为“最高智慧”呢?

 

PS:《解放军报》 2013年5月22日发表文章(署名孙临平)指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

难道喻院长认为“宇宙真理”不是“最高智慧”吗?

哈哈哈!


源于 http://lizhongqin001.blog.sohu.com/26773291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