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德尔将军

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日志

 
 

【转载】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2013-09-14 18:03:38|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段令人难以忘怀也不愿触及的往事,他给我们带来的伤痛之大,难以想象,这件事已封存于我们那些参战幸存者心中多年,慢慢的成为历史。那次战斗之惨烈,唯恐烈士的亲人看到后更加悲痛,于心不忍;那次战斗给我们的伤感太多,以致这些幸存的老兵不愿提起。

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后,越南继续在边境挑起事端,我军被迫又一次展开对越作战。一九八四年七月昆明军区组成第一侦察大队参加老山战区对越作战,侦察大队五个连七百多名官兵边境设伏3500人次;组织渗透侦察、伏击捕俘战斗5次,毙敌36名,俘敌3名(因敌追击,无法带回,途中击毙2名),引导炮兵射击,摧毁指挥所1个,观察哨3个,火炮4门,缴获冲锋枪1支,步枪2支,以及部分军用物资。我军负伤10人,阵亡11人。其中侦察大队五连在康家塘执行边境巡逻任务时,遭遇越军伏击,我军四名官兵壮烈牺牲,战场情景惨不忍睹。

一九八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连长王友文,带领一排二班的副班长杨宏斌,战士张兴周、宋想清、于显亮;二排四班班长龚占喜,副班长何克林、战士何家洲、张满林、腾金生、顾一平、机枪手彭启新;通信班无线报务员钟吉平、通信员周宪尧、卫生员赵殿杰和其他连队的几名随同熟悉地形的战士共二十四人执行巡逻任务。

分队从驻地马家湾出发,经过近两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一路沿着亚热带的原始深林的荆棘之地开辟通路至康家塘旧址还有500米的一处高地。连长将行动分队分为两组:一组由二排四班等十二人组成,留守高地观察,四班长龚占喜带队:一组由一排二班、连部及配属人员等十二人组成,由连长王友文、一排长孙飞龙带队,沿高地顺坡而下前出至康家塘旧址执行侦察巡逻。

大约是上午九时许,前方侦察人员报告,发现了敌情。在一条山涧小路上发现了越军的一行脚印。

由于雾大,小路的小草上聚集了一层白白的水雾,越军制式军鞋底上的麻方形纹印在草地上清晰可见。脚印是沿着山涧下的一片水洼地至下而上顺山涧小道往前延伸的(后来分析是设伏的越军清晨下来用水囊在洼地取水留下的脚印)。

连长王友文根据敌情立即将分队进行了再次编组,整个侦察分队编为侦察障碍排除组、战斗火力组、保障指挥组。侦察障碍排除组由二班副班长杨洪斌为组长,战士张兴周等三人组成。战斗火力组由一排长孙飞龙为组长,战士宋想清、于显亮及兄弟连随同熟悉地形两名战士组成。保障指挥组由连长王友文,通信员周宪尧、卫生员赵殿杰、无线报务员钟吉平等战士组成;

大约上午十点左右,战斗在一瞬间打响了。

战斗发生在一条四面环山的小山谷中间的一条山涧小道上,四周是原始深林和长满了经荆棘和杂草。小道边上是一条山溪冲刷形成的狭长山涧。当时战士穿的都是迷彩战斗服,连长和一排长穿的是干部作战服。越军隐藏在山坡上,静静地看着侦察障碍排除组在面前收索而过,又盯着战斗火力组也从眼前通过。。。。。。当看到保障指挥组时,发现后面没有了跟进部队,同时看到了身着干部作战服的指挥员后,发出了战斗打响的第一枪。

       顿时,敌人引爆了事先埋设在潜伏阵地两旁的定向地雷,各种不同型号的子弹和手榴弹像雨点般的飞落在侦察分队的四周……首先中弹的是连长王友文,敌人射出的子弹和定向地雷同时击中了他,以致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出枪回击,当场壮烈牺牲,以身殉国。
      由于罪恶的子弹击中并引爆了连长王友文腰间子弹带上拴着的四颗装有高爆炸药黑索金的82-1式手榴弹,他的牺牲之地目不忍睹、惨烈至极。由于82-1式手雷爆炸后威力极大,他的一只手被炸飞,两条大腿被完全炸断只有少许筋皮相连着,内脏也全部被抛出。凝聚着烈士鲜血的大小肉块及内脏,飞落在树枝上、石壁上、草丛中,到处都是……

同时中弹牺牲的是卫生员赵殿杰,由于引爆了连长身上的手榴弹,巨大的冲击波把赵殿杰的双眼都炸飞了,纸白无血色的脸上、胸部、和手臂以及大腿部都是定向地雷爆炸后飞出的无数钢珠击中后所产生的一个个弹孔。

紧跟在卫生员身后的通信员周宪尧,手榴弹巨大的冲击波也将他掀翻在地。由于有卫生员赵殿杰的身体遮挡,其身体没有负伤。很快清醒的他在突遭袭击,且敌众我寡不明敌情的情况下,就地卧倒奋起还击……可是,不幸的子弹还是击中了他的头颅,脑浆撒了一地。

在通信员身后刚好行进至山涧小道石壁的拐弯处时的无线电报务员钟吉平,听到枪声和巨大的爆炸声后,立即跳入小道旁溪流所致的狭长山涧,并隐藏在石壁后面,用硅两瓦电台将突然发生的遭敌伏击之情迅速报告给马家湾驻地连指挥所。

 同时,在高地执行观察任务的四班听到枪声和爆炸声后,在班长龚占喜的带领下迅速增援康家塘侦察巡逻组。由于钟吉平的及时报告,使我们营救和支援侦察巡逻分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在连指挥所当时值班的指挥员有侦察参谋金汉波、杨伟,指导员曹广河以及侦查科副科长卢玉胜等人。们根据前线发回的情报,立即向茨竹坝我第一侦察大队指挥部进行了报告,同时命令一排二排三排所有指战员火速增援。

侦察大队立即将敌情报告磨山前线总指挥部,同时命令茨竹坝和天宝夭六野战炮兵阵地对敌进行牵制射击。并命令侦察二连三连抽调各一个分队火速支援。三连的支援分队,沿着崎岖的山路一路狂奔,和先期到达的一排、二排和三排会合向伏击地纵深收索前进。到达伏击地时,现场惨烈程度把战友们惊呆了。

通信员周宪尧静静地躺在小道上,脸色红润,像睡着了一样。只是头部下面有少许血迹。当战士们将周宪尧抱起来放到严冬林背上时,周宪尧的头向一旁歪斜,他的脑浆这时从头顶部受伤的伤口溢流了出来,全都倒在了严冬林的后颈和肩背上,然后撒了一地。。。。。。

仰卧在草丛中的卫生员赵殿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两眼凹陷,没有眼球……

连长王友文,此时躺在草丛中不成人形。在相距连长近一百米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排长孙飞龙,他已经牺牲了。我们看到的是一幅悲壮的场面:他顽强的仰着头,怒睁着不眠的双眼仇视着敌方;嘴里紧含着敌人的一只血糊糊的耳朵,四周是他喷注的满腔热血。

事后听战友们说,孙飞龙是在遭敌伏击大腿部不幸中手榴弹弹片击伤,在昏迷中被俘。四个越军将其四肢大绑,企图活俘。孙飞龙在强大的刺激中清醒后,反应镇静,没有丝毫畏惧和屈服。而是挣扎着向敌人发起攻击,用头撞、嘴咬。。。。。。越军被其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所吓倒。企图的破灭,残忍地敌人向他背胸部连开了三枪。。。。。。他用年轻的生命验证了他生前“誓死不当俘虏”的誓言。

   越军伏击人员在我炮兵的强大火力打击下,在我增援部队快速赶到时,仓皇向越方境内逃窜,慌忙中丢下了部分枪支弹药和水囊等一批物质。事后据监听越方上报,其逃窜之敌被我炮兵炮击炸死三人。

当时战场清点统计,五连此次遭敌伏击牺牲四人(连长王友文、一排长孙飞龙、通信员周宪尧、卫生员赵殿杰),伤两人(战士于显亮,胸部中弹;战士宋想清,腰部和腿部负伤),失踪两人(副班长杨宏斌、战士张兴周)。我连丢失七九式轻型冲锋枪一支,五六式冲锋枪两支(后随同失踪人员回归找回),损坏七九式冲锋枪一支,七九式微声冲锋枪一支。

由于担心越军反扑炮击康家塘,给部队带来更大的伤亡。我增援部队清理战场后,组织人员运送烈士和伤员,除继续寻找失踪战士的人员外,其余人员尽快的撤离了战场。

那两天五连所有指战员最悲痛难过的两天,连队一下子牺牲了四人,失踪了两人且生死不明,伤两人,朝夕相处的战友一下子就没了,谁都受不了。炊事班好不容易做出了饭菜,没有一个人吃,饭菜是热了又热,还是没有一个人吃得下呢。

由于失踪的两名战士没有回归,就意味着牺牲和被敌俘获的可能。前者就是要尽最大的可能寻回烈士的遗体,后者就事态严重了。

由于我们是侦察兵,属昆明军区第一侦察大队,直属昆明军区磨山前指指挥,对整个前线野战部队防御体系及野战炮兵阵地群部署及作战决心了如指掌。假如失踪人员被俘,就意味着军事机密的泄露,它将打乱整个战场部署,影响是深远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在我失踪人员没回归之前,磨山前指根据事态的发展迅速做好了前线部署调整的预案准备。没想到杨宏斌和张兴周两人于失踪后的两天后奇迹般从敌方回到驻地,原来,杨宏斌和张兴周在十月二十七日遭敌伏击后,被越军从中间打散,当时张兴周也多处负伤,最为严重是臀部被手榴弹炸伤,行动十分不便。这样,杨宏斌就背着张兴周深入越境,凭着巨大的求生信念,生死相依,迂回了很大的一个圈,多次逃脱死神的缠绕回到了祖国。

为此,昆明军区第一侦察大队给杨宏斌、张兴周报请了二等功。后来,昆明军区磨山前指给杨宏斌追记为一等功。张兴周记二等功。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图为昆明军区第一侦察大队官兵

 鉴于连长王友文平时表现,上级给予连长王友文报记了二等功。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图左连长王友文烈士生前与指导员】

在清点通信员周宪尧烈士的遗物时,人们发现了他的一纸血书:如果我牺牲了,请组织追认我为共产党员!

根据周宪尧烈士生前的遗愿,第一侦察大队党委追记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追记卫生员赵殿杰、通信员周宪尧烈士三等功一次。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前排中为通信员周宪尧烈士
 
 此次遭敌伏击,大家对一排长孙飞龙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追记一等功,并向上级报请了授予其荣誉称号。但对其的牺牲表示了十分的惋惜,因为他的牺牲是可以避免的。在孙飞龙负伤遭敌活俘时,有配属五连参加此次行动熟悉地形的两名战士中的至少有一人,是眼睁睁的看着一排长牺牲的。当时这个战士当遭敌伏击时,他在卧倒在草丛中时,惊慌中将枪上的弹夹给碰掉了,在敌人强大的火力下不敢动弹;在敌人下来俘获一排长并向牺牲的烈士补枪时,唯恐被敌人发现,不敢捡回丢失的弹夹或取出胸前子弹袋中的备用弹夹,怕发出声响被敌人发现自己,以致错失了奋起还击的机会……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图为一排长孙飞龙烈士生前在前线阵地留影

烈士抬运到落水洞烈士收容站后,对每人遗体进行了认真的清理整容,并换上了崭新的军装,然后再送往麻栗坡烈士陵园掩埋安葬。他们的墓碑编号是:孙飞龙605、周宪尧606、王友文607、赵殿杰608。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此次遭越军伏击,损失惨重。致使五连多日制定的渗透捕俘行动方案随之流产。这件事过去了好多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埋藏在幸存老兵心底且慢慢的落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埃。现在的我们这些老兵,已是鬓发渐白。但我们无时不在怀念我同生共死的战友们,尤其是那些为祖国正义而战牺牲、而长眠于南疆的烈士们。

2009年是我们参加老山地区对越侦察作战25周年,10月27日这一天,是原昆明军区第一侦查大队五连连长,一排长等战友牺牲25周年祭日,这一天五连老兵从湖北.河南.山东等地汇聚到云南麻栗坡,怀念.看望.祭奠那些长眠在祖国南疆的英烈们。。。。。。虽然也曾多次经历最危险的时刻,我们中间也有伤残军人,但幸运的是我们如今都活着。老兵永远不会忘记我们那段老山地区对越自卫反击战血与火的经历,也永远不会忘记牺牲在硝烟战火中而长眠于繁荣和平年代的我的战友、我的兄弟。。。。。。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八四年我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真相—连长被四颗手榴弹炸碎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注:本文相关资料图片摘自原昆明军区第一侦查大队老兵“无悔人生zhang_xiaoan411"的博客、人在他乡zdj帖子,《七班长对10.27康家塘伏击的回忆》苍狼长啸--原第一侦察大队五连七班战士回忆帖以及其他网络文章,在此一并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