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德尔将军

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日志

 
 

【转载】奴性与犬儒:当下中国的社会生态兼说  

2014-06-17 10:05:51|  分类: 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奴性可说是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意识,有几千年的积淀,因而在我们日常的言行中,你总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挥之不去。当然有些人奴性重一些,有些人的轻一点;有些人能认识到它并能有意识的克服它,而有些人根本意识不到自身的奴性。问题是,一些本身奴性很重的人并不意识到自己的奴性,还把骨子里的奴性当作深刻,并声称“启蒙”云云,那我很难想象被他们所“启蒙”的人奴性会不重。

 

我想,奴性重的人不相信通过自身努力能改变环境,因为他们详细所有的一切都是外部环境所致,自身努力会被残酷的现实碾得粉碎,甚至是没有意义的,因而奴性重的人是不懂得反抗的。我认为,当我们说“无时不刻地被奴役”的时候,就说明我们无时不刻都有反抗的可能。

 

关于反抗,我曾在《关于制度,屈服还是反抗?》中说过这样的话:“反抗或改变制度,不一定是轰轰烈烈的决战,而往往是生活中的点滴选择。一个普遍重利轻义的民族,恰恰缺乏的是在点滴的生活中对‘利’与‘义’的正确选择。”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可以说,我们平时的一言一行都会受到环境的影响,但我们的一言一行同时也在创造着我们生存的社会环境,当我们勇于坚持自我,不从众时,社会就会向我们所希望的方向迈进一小小步。

 

我们知道,生态环境一旦恶化,想恢复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们的社会环境也是一种生态环境,叫社会生态。

 

那么我们的社会生态是什么样的呢?我觉得,或许就如鲁迅的《聪明人和傻子和奴隶》中所描写的一样,反抗者往往被视为“傻子”或者“99%以上精神有问题”(北大教授孙东东语),至少是会被说成是不谙世事。我不知道,所谓的谙世事是不是就意味着从众,而不会反抗,甚至连反抗的意念都不会产生呢?

 

作为长期被奴役的人来说奴性重还情有可原,但是一些自以为自己已经“开眼看过世界的人”为了掩盖自身的懦弱与奴性,故意把社会环境描述的极其可怕,对手有无所不能的力量,而把自己说得非常渺小,继而认为个人的努力是没有意义的。就像在刚刚发生的招远血案的评论中,一些流行的说法一样,即把挺身而出的后果说得极端严重,似乎必死无疑,以此为冷漠的看客开脱,可是施暴者却只有一个成年男人和几个女人,手不过是拿了一支钢管柄的拖把。这种现象除了说明现场看客懦弱以外,还说明评论者本身懦弱并有极强的犬儒主义特点。懦弱、奴性本身不是犬儒主义,但懦弱、奴性加上深刻的见识就是犬儒主义了。犬儒主义,或者说现代犬儒主义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看起来对问题有深刻认识,但说来说去都是为自己不行动找借口。

 

胡平在其著作《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中说:“当今中国最流行的是什幺主义?答:犬儒主义。”二十多年过去了,在我看来中国现在的犬儒主义更严重了。互联网的兴起,虽然让很多中国人“开眼看到了世界”但也让犬儒主义这套东西迅速充斥了互联网。我想,这或许与我们的启蒙者自身的犬儒病太重有关。

 

二、

 

前几天,在我写《从招远血案的评论看中国人的“懦夫心态”》一文时,在《凯迪·猫眼看人》看到一篇旧山河网友写的《最后一个悖论》。这篇文章很受欢迎,也得到了很多好评,但我觉它所表达的思想有着典型的奴性和犬儒主义色彩,本来想在把其观点也些进去,后来觉得可能非几句话就能讲清楚,就决定另外再写一篇。

 

先抛开观点从文章本身的来看。

 

首先,从文章的写作手法看,我觉得那篇文章太文学化了,甚至可以说犯了政论性文章的大忌。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直到结尾才点题,因而围绕其题目所表达的观点的论证就被抹去了,读者无法明白为什么是“最后一个悖论”而不是“倒数第二个悖论”。

 

其次,从标题“最后一个悖论”看,也太有点轻狂,我相信,任何一个严肃的哲学家、政论作家都不敢妄言“最后一个悖论”。这一点无需多说。

 

第三,作者所说的“最后一个悖论”是:“当主导者努力把自己的族群变成角马后,他们自己能长出狮子的尖牙和利爪吗”。其实这种表述就不能说是悖论,仍然是文学化的,因为即使退一步不按科学的角度(按科学的角度这个说法无疑是荒谬的)说,一个族群是狮子还是角马取决于这个族群的基因而非主导者的意志。

 

然后,我来说一下《最后一个悖论》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思想。

 

“当主导者努力把自己的族群变成角马后,他们自己能长出狮子的尖牙和利爪吗”这句话所表达的是一种看似深刻但奴性十足的思想意识——其既有企盼明君(主导者、带头大哥),又缺乏自身努力的意识,把希望寄托于主导者的意志。而且,作者毫不自知,在回应网络无极限网友的质疑“你自己会不会被他人变成角马?”时他说:“我变成什么,不由我自己作主,那是主导者的意愿。在他们的眼里,我未必比角马更高贵。仁兄或许例外。”

 

我觉得网络无极限网友后来的回复有力而明了,他说:“呵呵,敢情你的思想你的人格你的品行你的生命价值是取决于主导者们?那我的确是无话可说,而你也只能期望你那包青天的出现了。”

 

问题是,这样的文章被称赞,甚至被认为醍醐灌顶,这就印证了我前几天文章中的一个观点:当社会生态是一种懦弱的环境,那么“人们的心态是懦弱,思维是懦弱的,逻辑是懦弱的,言论是懦弱的,行为是懦弱的……”同样,在奴性与犬儒病很重社会生态中,人们的心态、思维、逻辑、言论和行为都具有很重的奴性和犬儒主义色彩,就会产生,旧山河网友这样的启蒙者(我说他是启蒙者是因为,在后来他回应网络无极限网友是自称是“站在霍布斯和洛克的肩上”,在回复我的时候提及了“启蒙”),其启蒙必然带有严重的奴性和犬儒主义色彩,而受其启蒙的人其奴性和犬儒主义色彩想必会更重,通过互联网的快速传播,而本身就奴性的人民就会奴性更重。换句话说,这种启蒙则无异于洗脑,而无论其主观意愿如何,因为这符合统治者“弱民”的想法。

 

三、

 

在《最后一个悖论》一文中,作者写到“带头大哥放弃走桥,偏要带着亿万之众去河里摸石头”。这个说法现在很流行,但其表现的仍然是企盼明君之意。因为,虽然话语中对“带头大哥”多有抱怨和嘲讽之意,但我们知道抱怨往往源于失望,对“带头大哥”的失望,说明你对“带头大哥”领导自己走向正确道路充满希望。

 

其实这种政治小寓言经常很可笑,也会产生多种解释,把“摸石头”赋于某种另外的意义,比如“探索”之类的,又会对摸石头和过桥这则寓言有另外一种解释,并同样会被认为深刻。

 

以前,看到一位寒江月影网友写的一篇文章《获得自由的奴隶仍然只会用奴性思维》,其中他提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他这样写到:“回到美国,导师请我到他家吃饭,一家人都想知道我对以色列之行的情况。我却急不可耐地先扔给他一个问题‘西奈沙漠这么小,为什么摩西要带着以色列人在沙漠里转40年?’我的导师是犹太哲学专家,听了我的问题,他详细对我解释了一番。根据犹太神学的解释,他说,摩西认为生而为奴隶的人们是无法建立自由的国家的,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自由”。因此,摩西要让生为奴隶的一代人在沙漠中死去,让出生于自由中的新一代在沙漠中历练,炼出强健的精神和体魄,只有知道什么是自由的人,才能建立自由的国家。最后,这些在自由的精神和严酷的自然环境中长大的一代人终于渡过约旦河,在‘流淌着奶和蜜的土地’上建立了一个国家。而生长在埃及的一代,包括摩西本人,都没有渡过约旦河(很抱歉,没有约旦河的照片,虽然到过约旦河边。那条河很窄,一个撑竿跳我怀疑就能蹦 过去,呵呵。)” 在文章结尾作者说:“出埃及,沙漠中的立法,不让‘生为奴隶的一代人过约旦河’都体现了犹太人的智慧”。

 

在我的印象中,寒江月影这篇文章也是很多人非常赞同的,同样被视为振聋发聩和醍醐灌顶的。

 

那么按照寒江月影网友文章的说法,是不是我们也可以说,有桥不过却要摸石头过河,是为了让我们这一代不知民主、自由为何物的人死去,让新一代的中国人在自己探索和建立民主制度过程中体会和理解民主制度的真谛,而这体现了中国人的智慧呢?

 

四、

 

最后,我也说一个悖论。

 

我们常说,中国大陆是专制制度,而且大家也都确认民主制度要好于专制制度,也最终会战胜专制制度。但大陆官方不这么看,他们提出了三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我们还知道,台湾的制度是民主制度,在民主道路上也走了近20年了,也是很多大陆人士心目中的榜样,按理应该有足够的自信。

 

不过,在最近的台湾“太阳花”运动时,出现的占领立法院和行政院的过激行为。很多人,包括台湾和大陆的很多人士在为这种行为辩护,他们往往会强调服贸协议一旦签署,台湾就会被大陆的政治、经济、宣传、制度所吞噬。换句话说就是,面对大陆的压力,在很多人眼里台湾的道路、理论和制度都不堪一击,毫无自信可言,那么,这不是反证了大陆官方的“三个自信”所言非虚吗?

 

同样大陆的“三个自信”能经得住“既然你们这么自信,为什么要害怕别人说话”这么一问吗?我想,这种麻杆打狼两头怕的心理其实是大家都不自信的写照——先进制度害怕落后制度,声称自信的却没有自信。

 

其实,严格地讲这不算悖论,因为这种悖论其实只是极端主义者人为制造出来的,比如:他们为了把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东西说得完美无缺,又为了证明自己为什没有战胜敌人而把对手夸大成无所不能,于是悖论产生了。——就像自相矛盾的故事所说的那样,在于那个卖矛和盾的楚人把话说的太绝对,没有留有余地,因而才会自相矛盾。而这对于理性而温和的人来说,他们说话时总会留有余地,所以往往不会产生悖论。也就是说,极端言论容易产生悖论。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